— 傻叉喵 —

【带卡】ANIMAL

animal

我叫迪达拉,今年22岁,在一家名叫“晓”的店铺工作。是一家充满了粉嫩颜色的卖肉店铺,比如说:

猪肉了,牛肉啦,羊肉啦。

老板叫宇智波带土。虽然卖肉挣不了多少钱,但他依然能买得起高价的金表(我也不知道有多贵,但它确实闪闪发光),因为带土家大业大,宇智波集团的董事长是他爸。带土在家闲的蛋疼,于是开了家小店,赚点零钱,顺带看看那些爱吃牛肉的身材丰满的金发女郎。只等他爸一死,带土就上台了。

带土喜欢吃甜的,以至于每回过节发福利都是红豆糕,红豆糕,红豆糕。

他有时会戴上他的橙色墨镜,身着黑色风衣和黑色牛仔裤,脚上套着黑色马丁靴,手中捏着黑色酒瓶,蹲在店铺的任何一个角落,女士们一进来就会被吓得尖叫,这让我有点受不了。

带土和隔壁诊所的护士小姐好过一段时间。她叫琳。她有着褐色的眼睛。他们关系很暧昧,但没上过床,也没接过吻,他们分了,现在是普通朋友。

带土总是听琳说她有个很帅的朋友,带土恨的牙痒痒。他气冲冲的回到店铺,大声质问我们:

“为什么我就没有很帅的朋友”

天晓得,我觉得我挺帅的。

他每天如此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没有什么能使他去外头散散步。他没有喜欢的女人,也没有很帅的朋友,他只有猪肉。

后来我们店来了个我从来没见过的陌生客人:一位有气质的绅士先生。他的皮肤白的发亮,他的头发是银白色眉毛也是漂亮的银白色。就像,就像缺少色素一般。
尽管他左眼有一条疤,也只会让人认为这是男人的,正义的象征。他来的时候带着白色口罩,和带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他摘下口罩问价钱,我看见他嘴脸有一颗小巧的痣。

我的老板,蹲在角落儿,他一直在盯看着这位先生,我理解,这样漂亮的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着的,我们都没差。

街上来了新朋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啦,这位先生也将成为常客,如果我们见到他就和他打招呼,如果他在街尾的gay吧工作,我们能荣幸的和他做爱。

只是我早应该察觉带土对他的那种异祥眼神。

看你的小情人洗澡?

对,那种眼神。真是让人苦恼。

此后,他手中的黑酒瓶变成了9b铅笔和素描本,银发先生来了,带土就观察他,并且将他的身影就在了素描本上(我竟然不知道他还会画画?)。我们大家伙儿背地里管银发先生叫斯坎儿。

“迪达拉!他,斯坎儿,来了吗?”
“没有,老板,没有人会在上午买了肉之后下午再买一次。”
“胡说!混蛋!手打老爹就会”
“是的,你甚至能和手打老爹上床。”
“妈的!滚吧!”他羞愤了,

就这样过了二十来天,情况的发展比我想象的糟糕。我那发了情的老板买了一台和他手腕上的金表一样贵的相机,并且在卡卡西踏出店门时跟踪了他。我说这是犯法的,劝他别干这事儿,我们监督他,他哪儿也去不了,于是他往仓库里钻,仓库里挂着一只只完整的,烘干了的猪,谁都不担心他会干出什么事儿。

五天后,角都还是担心了。他打开仓库门,我们大家伙儿看见带土喝醉了,搂着一头猪,嘴里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单词:i miss you
他老二还硬着呢,地上放着他的新相机,角都冒死拿了来,里面全是“斯坎儿”来店铺的图像。

“由着他去吧!由着他去吧!我!我受够了!”飞段说,“我受够了!!”

没有经过跟多的商议,我们把老板解放了,他自由了,从此他整理好衣冠,带着他的相机,出门去了,直等到我们快打洋了,他才晃着身子回来。

从他口中,我们渐渐得知,“斯坎儿”叫旗木卡卡西,一位年轻的大学教授。

“他不是妓男啊?”大家伙儿失望道
“那才好呢。”带土哼哼道。

他最爱去两个地方:书店和健身房
他有八只狗,星期三的下午和星期天下午他会在公园遛狗。
他还去墓园,带土说,他去看他的父亲。
我们大家伙儿心里都明白带土是如何得知这些私人事的,但没人指明,毕竟没有谁愿意被牛肉砸脸。

有一个星期四,突然下了大雨,我们本以为带土会早点回来,可是并没有,相反,当我们拉上闸门,他还没回来。我说他可能早就回家了,角都让我去带土的宿舍看看。我回来告诉他们,带土不在家。这下就叫人担心了,我们分头找他。我是在一栋公寓楼下找到的,带土现在那,眼睛紧紧追着5楼亮着白光的阳台。有个男人在阳台用毛巾拭干头发上的水,男人抬起了脑袋,一头银发让我辨认出他是“斯坎尔”,是旗木卡卡西。

“唔……”我没忍住喉结滚动了一
下。我是没那个胆子偷窥啦
我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躲着,估摸着差不多的时候,我才心有余悸的叫带土回去。我也没告诉大家伙儿我在哪儿找到他的,于是他们只当带土又去酒吧了。

第二天我请假没上班。角都说带土被人踹了肚子,还特享受。他们猜测是带土去骚扰卡卡西,被卡卡西踹了肚子。
“踢的好!真好!”我们欢呼,“可恶的腹肌男,被踢了啊!”

我快活了几日,就上班了。带土心情很好,他告诉我,他终于操了卡卡西。他在gay吧看到了这位先生,就上前搭讪,也许卡卡西认出了眼前这个傻子是被自己踹了一脚的人。你知道,哲学系教授都相信缘分(带土这么说),所以卡卡西答应了带土这个无赖的邀请。

有那么几夜,带土半夜才回,上帝晓得他去做什么快活去了。卡卡西来店铺时看我们的眼神就像再说:你们老板占了我便宜,是不是该给我打折做偿礼?
我突然觉得他简直真他妈的跟带土是一对的。

他们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持续了很久,我的老板开始彻夜不归,他一定和卡卡西一起在他们其中一人的床上翻腾着呢。

究竟是何时带土买了别墅,搬了家,有了好几张和银发先生的合照,不再说我们垃圾,以及节日福利都成了盐烧秋刀鱼和《亲热天堂》。谁都不在意,谁都不理会。因为五天后,我们要去参加老板带土和准老板娘卡卡西的婚礼了,真是让人苦恼。

——END——
因为马上就要一模了,所以我想赶紧儿写…
@嫪鑫节日快乐 !……为嘛你有两个号
嗯,节日快乐!!

评论(3)
热度(108)

2017-12-30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