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叉喵 —

【带卡】暴食

×是系列了。
×上一则《梦游》

×

卡卡西一定会在闹铃响的前一秒醒来而带土一定会在闹铃响了三声后醒似乎已经成了定律。
双周带土做早餐单周卡卡西做早餐似乎也成了定律。而卡卡西总是很喜欢打开冰箱瞧瞧还有什么食材料理。

今天的冰箱就空了许多,除了一条秋刀鱼,带土晚上出来偷吃剩三分之一的红豆糕,一颗包菜,一小把面,一盒凯送的速食咖喱。地上还有帕克的两包狗粮。因为家里没人爱吃咖喱,那个咖喱卡卡西一直没碰过。

“要去买菜了呢…”卡卡西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

“好饿啊啊啊啊怎么最近总感觉吃不饱…我晚上都被饿醒了…”带土抱怨道。以前他除了甜食和必要蔬菜,其他食品能不吃就不吃,红豆糕永远天下第一,哦不,天下第二,排第一的是卡卡西。而现在,他超饿,就算是五仁月饼他都想吃。

当然这种事在二人眼里不过是昨晚饭没吃饱生理正常反应简单点说就是: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

卡卡西半是安慰半是怼带土,穿好衣服出去买菜了。
他回来时也确实带了很多东西。
“带土,开门。”他敲了敲铁门。

隔了很久带土才来慌慌张张开了门,卡卡西刚想问怎么这么久就被餐桌上的杂乱吓到了,他出去不过才二十分钟。
两个爷们,四目相对。

卡卡西将菜放到灶台上,带土也进来准备做早餐了。
“那个…我刚刚实在太饿了就吃了那个红豆糕和咖喱,把鱼蒸了,然后还把包菜炒了。”

卡卡西看了一眼餐桌。鱼还在,但鱼头和鱼尾部分能吃的都吃了鱼眼珠子都没了,只留下一条完整的鱼身仿佛专门留给卡卡西吃的。简直惊悚。
“包菜呢?”桌上没有包菜。

“…吃完了。”

“你…切了多大一块啊?”

“一整个…”

“一整个??”

“嗯。”带土说,“但还没饱。”

卡卡西回想了一下,好像那颗包菜也没多大了吧一边想一边自我催眠:那颗包菜很小一个。

然后他走向客厅,茶桌上的被打开狗粮袋,沙发上也有点狗粮饼干屑屑。

“帕克怎么…吃狗粮吃的到处都是…”卡卡西说。

“啊…那是我弄的,突然想知道狗粮什么味就吃了两个…”
“那秋刀鱼也是你吃的?”
“哎呀太饿了嘛…”

卡卡西想:一定是带土饿坏了一定是带土饿坏了。
他看见带土一抓一大把面条放进锅中,甚至像是不嫌多的将红豆糕包装撕开。

“带土?”
“啥?”

“你吃的完吗?”
“不知道诶,可是好饿。”

带土已经吃了一盘红豆糕,一盒咖喱,一碗包菜两块狗粮饼干,现在他嘴里还咀嚼着一根生面条。他还觉得饿。

即使是普通人都能察觉到的异详,身为医生的带土和在大学时陪带土听医学课的卡卡西就更不用说了。

“不会是…”

“暴食症?!”

卡卡西脖子一凉。他真是担心带土和他做爱时带土会耐不住饥饿啃他一口。

“暴食症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吧。”卡卡西说。他们显然很快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反正不会死不是吗)。

“除了担心你梦游离家出走,我真的没什么压力。”
“哟你终于不会担心我会把你的限量版红豆糕吃掉了。”
“诶你这人这这这什么事儿嘛!”

“哦,对了,梦游的是你哦。”
“啥玩意你说啥?”带土皱起眉头,他是真没听见。
“没什么。那你怎么办?吃这么多可不好啊。”然后卡卡西又小声嘟囔一句:“别哪天你把帕克的粮给吃了。”

带土并没有为自己的暴食症感到紧张,他一直在看自己的手臂肚子和腿。

“你干嘛呢?”
“我胖了吗?”带土问。
“噗…没胖没胖,瘦着呢。没事,肌肉还在。”

带土将信将疑的看着卡卡西标准男神式微笑的脸。

被嘲笑了呢。

带土想,什么时候去医院检查都ok,饿了先吃点美味的东西才是重点,而且刚刚还被嘲笑了,无论如何都要报仇。

于是,带土的眼睛闪着饿狼一样贪婪的光,舔着嘴唇,逼向了卡卡西。

——TBC——

评论(7)
热度(80)

2018-02-23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