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叉喵 —

<带卡>那个冬天,我找到了他的再世。

1
木叶。
一个叫木叶的地方。靠着山。
是宇智波带土的老家,说起那里。带土10岁的时候才回去过一次。
今年是第二次,今年他已经大学毕业了。

不过到小镇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似乎是镇上的规定,到了凌晨就要熄灯了,路上看不到一丝光亮。偏偏宇智波家族聚集地在最靠山的地方。带土哪里记得路啊,只能开着手机的慢慢找路。

还是那一股古老的气息。带土心想。

到了树林多的地方,带土小心翼翼的,拨开垂下来的树枝,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但是很快,他明显听见了不属于他发出的,从左边的树丛里传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

“您好?”带土试探的打了招呼,“您好?您也在找路吗?”
“…”声音消失了。
带土有些不放心,便自己寻找声音的来源。在一处隐约能看见一个人影,带土走近,扯开碍事的树枝的一刹那,人影周围飘起一阵白烟,接下来,带土看到的只是——一只白色蝙蝠。

一只大约二十厘米的蝙蝠。被捕兽夹夹住的腿。扇动着蝙蝠翅想要逃离。

刚刚看到的是人影没错,坐在地上好像在用手撕扯什么东西。

啊,难不成…
带土惊讶了。
是老爷子说的吸血鬼…
况且白色的蝙蝠…

蝙蝠还在死命的拉扯,但又像是没什么体力了,动作越来越慢。

“那,那个…需要帮忙吗…?我不会伤害你的…啊,我没有武器。”带土给蝙蝠展示自己的背包,“我是本地人,刚回来。”
语气中肯。蝙蝠也意识到自己除了让他人帮忙外完全无法解脱——不砍脚的话。

于是它没再挣扎。带土见状,十分实诚的帮忙撬开捕兽夹。

“啊…可以了。”带土呼出一口气。
蝙蝠扑绫两下翅膀,又是一阵白烟环绕——

——一个人出现在带土面前。

“卧槽——!”

他穿着仿佛上个世纪的贵族的白色高领衣,惨白的脸和黑色的双唇,唔,嘴角有一颗小痣。小腿被捕兽夹咬过的地方已经留出了血,所以他没办法站起来,并且毫不客气的躺在带土怀里。

他很虚弱。
“你,有没有…糖…”
“啊…?嗯,有的有的!”带土手忙脚乱在背包里摸索。还好带土是甜食党,出门一定要带糖。
“给。”
“…谢谢。”

“你是…是不是…那个,吸血鬼…?”
“呃…是…”

“!!??哇……”

“…谢谢你救我。”银白头发的看起来非常年轻的男子努力撑起身子,并对于趴在人家怀里感到不好意思捂住了嘴,“我有些饿…”
话音刚落,带土就撸起袖子伸出了小麦色的结实的手臂。满脸害怕的看着男子。

“?”
“你,你不是,说…”
“啊…谢谢,但是我不喝人血。你能带我去镇上吗?那有小酒馆。”男子望向自己受伤的腿,示意带土。
“镇上所有店都打烊了。”
“不,他们没有打烊,他们只是看起来像打烊…”

带土扶起男子让他将手搭在自己肩上。
“可是我也不想去了。那里有点远,你受伤了。我们家就在前面几步,你可以来。”他发出邀请。
“…那么,麻烦你了。”

2
从后院竟然还能找到几只野鸡,简直幸运。带土将野鸡捆着,一刀割断大动脉,鲜血噗呲噗呲往外喷,被准备好了的杯子接住了。

“请吧,野鸡的鲜血。”
“多谢。”

血液流进食道沸腾起来。他稍微回复了点力气。

“您有低血糖?”
“嗯?嗯。”

“我叫带土。”
“卡卡西…”

“为什么你不吸人血?”
“难喝。”

“你是旗木一族的?我听老人们说过。”
“…”

这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被科学洗了脑,现在,他的好奇心又重新燃起。吸血鬼。白色的。不可思议…
不过眼前这人真的好好看哦…

想起刚刚他趴在自己的怀里,内心一阵骚动。

3
大概花了两天时间才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妥当。然而带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一个小镇了。他这次回来是因为他们家族的族长去世了,作为没落家族后人中的年龄最大的一位,他得回来一同办理丧事,以及解决家产问题。

“老爷子身子也蛮硬朗啊…”
“高寿…?”
“98。”

与和卡卡西遇见那一天有些不一样,他今天穿上了现代人的便服,而且他有些现代人都有的手机。带土好奇的问他,适应现代人的生活这么快?

“我一直都这样。”卡卡西抬起手示意自己这幅装扮是很正常的。“其实我也是刚回来,就是那天晚上。我父亲死了,按照族规,我必须穿礼服。不过我们家族只有我一个人了。”

他停顿了一下,又接到:“所以我现在是在过正常人的生活。”

“哇哦…啊,令尊应该,也算是喜丧了吧…?”
“嗯。”

带土得到确定后,礼貌的摘下帽子画起十字,最后握紧拳头放在胸前,底下脑袋,为离世的两位老人祈祷。

4
卡卡西那儿已经办的差不多了,毕竟家族中留下的人竟只有他一个。家族没落的带土心中产生出一丝共鸣。
存在于传说中的,庞大的旗木一族。如今只有一个,和人类们共生活。
存在于古老神镇的,强盛的宇智波一族,如今只有三个,在外地奔波。

啊…可惜了啊…

5
“不至于吧。时代在变,总有什么会被淘汰的。”卡卡西淡淡的说到。手里拿着勺子在杯子里搅动着偷偷滴加了血液的咖啡。“我也就只能活个两三百年了…”

“两三百。”带土重复了他的话。带土最多能活到一百岁。

被窗帘削弱的阳光软软的贴在两人脸上。吸血鬼所拥有的尖锐的虎牙,异于常人的,银白色短发,勾人的双眼。论谁大概都愿意让他咬上一口吧。此时这年轻的小伙子才发现卡卡西漂亮的左眼被一道刀痕贯穿,美得惊心动魄。

“活着好累啊…死又死不了。”这位冷淡的吸血鬼主动抛出一句话。“很想交朋友,又不敢。”
“人类寿命太短了啊…”

“…是吧。”

回到这儿已经快三个月了,冬天要到了。他乡遇故知大家都是忍不住聊几句的,然而回到家乡巧遇同在外奔波的老乡也分外欣喜。即使是不敢再与人类交往的卡卡西也忍不住与带土谈心了。事实上,仅仅是在那一天,带土给了卡卡西足够的信任,他就已经有些心动了,这么久了,这样的人类已经很少见了。

而且,他真的长的很像…他…

“我以前…”
“嗯?”
“…啊,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城里?”斯坎儿话锋一转。
“冬天结束吧。我刚毕业没工作,不着急,在这儿熟悉一下。”
“哈哈,啃老啊。”卡卡西难得露出这么爽快的笑容。眼睛像弯月一样,温柔的不得了。带土被这个笑容所吸引,为掩饰自己的动心,他咳了两声正色到:“什么啃老啊…!我大学有挣钱的,足够让我在这放个长假!”

“好吧。”卡卡西笑着回答,“到时候一起走啊。”
“完全没问题…!”

6
下雪了。雪对在门口,厚厚的,门都没法推开。

啊…好冷…
卡卡西哈出白气。

蝙蝠的话,冬天都会冬眠。这么一来,带土可有些时间要独自一人了。
然而刚这么想着,听见门外铲雪的声音,一会儿,敲门声也响起来了。卡卡西开了门。

“我就猜到是你。”
“打你电话打不通啊。”
“以后都会打不通。”
“我知道,你要冬眠。”带土自豪的抢答到。
“嗯。”卡卡西笑了。
“所以给你送了些礼物来。我去山上打猎了,难得我还能记得怎么打猎,明明已经很久没摸过猎枪了。”
“亏你大冬天的找得到猎物。”
“还有蜂蜜。你低血糖太危险了,我怕一个冬天过去你都不醒。”

“嗯。”

卡卡西看着眼前的人絮絮叨叨的说着关心他的话,脑海里另一个黑发的男人的面孔与面前的青年的脸逐渐重合。

“鸢…”
“嗯?”
“有一种鸟,在冬天出现,会喷出温暖的火,叫鸢。”卡卡西轻轻的说。
“怎么突然说这种东西…”
“我以前抓到过这种鸟。”

“哇哦…”带土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你这个,是什么?”卡卡西突然问起带土嘴角一道三厘米长的痕。
“这个吗?这是胎记。很丑吗?”
“帅,有男人味。”

7
今天的太阳,比起往常温暖许多,路上的雪薄了不少,十分潮湿。
卡卡西一大早就起来了。也很配合的泡了一杯蜂蜜。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提着一个小行李箱

到了车站。
“你在哪?”
“车站。”
“这么快?”电话那边的带土惊诧到。

“你看见我了吗?”
“没。”卡卡西抽了抽鼻子,又回答道:“有你的味道。”
和他一样的,充满了甜味的血液。
想吞食。

“你看后面。”

电话里的声音和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相重合。卡卡西转过头。就被他拥入怀中,引来周围的人的诧异的目光。

“带土…?”
“我喜欢你!和你在一起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想我,舍不得离开你…!”

“带土…”

8
“对不起…我恐怕不能…”

卡卡西当即拒绝了带土。

“…啊…”

卡卡西牵住楞在原地的青年的手,一直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鸢不是鸟,鸢是人。是我的爱人,一百年前。他为了救我而死。”卡卡西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也参夹着一丝悲伤。他在忍耐。“我愿意让知道真情的你救我,不是因为你没有凶器或者其他什么。我大可以舍弃我的腿。但是,”

卡卡西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张陈旧的素描画像。
“你和他,实在太像了。”

泛黄的画像画的分明是和带土一模一样的脸,嘴角一道疤痕,不过那是真疤痕。

“鸢…”
“很抱歉,这样和你说想必会影响你的未来吧…有些激动,抱歉。”
吸血鬼伯爵,旗木卡卡西,为宇智波带土做了个标准的古典的鞠躬。
“我不会答应你的。我本就不该存在。”

“如果陷入太深的话,也不好。”

“怪我离开的迟了,抱歉。”

卡卡西捏了捏鼻子准备离开,但是他又想起了什么。

“抱一下吧。”他提议到。

带土还没缓过神来,卡卡西就主动抱了上去。

带土没有感觉到,后颈被卡卡西尖利的牙齿咬开,他只觉得脑子有些昏沉。

“还是忘了比较好吧。”卡卡西将开始打瞌睡的带土安放在墙角。

他拖上了行李箱走了。

“再见,鸢。”他默念。

—END—
烂尾了(爆哭)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就是很想写白色的小蝙蝠
好想养蝙蝠哦^q^

评论(4)
热度(49)

2018-10-14

49  

标签

带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