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叉喵 —

<带卡>网恋

1

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帅哥儿,没见过,但听声音就,蛮帅的。也不是认识吧,大概就是带土在某网站晒了一张自己的腹肌照片,然后被帅哥私信问约吗。不,你先别着急说是打广告的骗钱的恶作剧的,这是某——网站,晒腹肌不就是为了某——些事嘛。

对方发的是语音,哦,那性感轻挑的声音化作电流直击男人心脏。但是不得不吐槽一句,他说的是英语。

难道是英国佬…!

带土震惊。

草,进口货啊。还好老子英语八级。

“hotel?Your home??”带土问了一句

“pone sex.call me K.”

Pone sex,哦,种祸害人的声音pone sex确实不错。

“i fuck your…?”

半晌,对方打来一行中文字。

“我听得懂中文,请你用中文。”

不早说。带土撇撇嘴。他又问他是不是英国佬。对方没回答,只是说玩phone sex也会只用英语。

呃呃,真是不明所以的性癖。

2

这已经是不知道约炮的第个星期了,总之,就是他们两个已经非常熟悉了。所以K给他发了条文字信息说:我是香港人。

好一会儿带土才明白过来为什么K要用英语了。

“哈哈哈哈哈是哈哈哈哈哈是因为普通话不标准吗哈哈哈…”带土无情的嘲笑到,他实在是想象不到这么磁性的声音说港普的场面。

K已经习惯这个情商低的不行的家伙了。

“嘿,我说,要是我——真正的我和我的几把——草你,你是用英语说好爽还是用粤语说好爽啊?”

“呀屎啦雷。”

带土觉得和K聊天真的享受,他们渐渐的,打电话不一定是做爱,带土会问,香港冷吗?多穿衣服。K会问,你那,有没有雪啊。K没见过雪,他想看看雪。

“…嗯…有…。”带土答到。

“你下次带我去看雪啊。”K用粤语回复,声音里还夹杂着愉悦的笑意。

3

今天,带土下班的早,上线一直在等K。结果等到晚上两三点K的头像才亮起来。

“加班还是干什么啊,这么晚 我都等了快几个小时了…”

K笑了,有点疲惫。但是他还是嘲笑带土饥渴过度。

“不是啊,就是想和你聊聊天,我可没那么变态。”

“你做什么的啊,这么晚了…”

“医生。”

“嗷,你快睡吧,别那么累了。”

“你呢?”

“我无业游民。”

个鬼。

做生意的,当老板。带土差点就要打出“我养你啊”这种话了。他有些不好意思每天都早上六点或者半夜一点叫醒他玩儿了。原来是医生,没准还是主刀医生呢,做个手术两三个小时合不了眼,唔,想想就心疼。老板心酸着难过着孤独着摸着屏幕中K的头像,心想这个男人真是让人怜惜啊。明明是隔着屏幕的不认识的炮友,却又正因为不认识,双方总是吐露着自己的不愉快,然后得到对方的安抚,要是没这个屏幕真有点像度着苦日子的两口子。

3

今天K心情大好。就,发了张自拍。不是私信,是某——网站。所以带土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带土甚至想找回自己丢了十几年的黑客技术把照片黑掉,但他不能,会被K骂的。

不过,K真的很好看,是银白色头发的,睫毛很长,双眼如同狡黠的狐狸一样眯起眼睛,还好没露肉,他看着K身上干净的居家服叹了口气。带土开始害怕会不会有人私信给他约炮,就像当初自己发自拍后K来找他。

“啊啊啊——!”啊这种,像被绿了一样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可不可以,去香港找你。”

“做咩?”

“面基啊,就是去香港玩玩,顺便啊,顺便去看看你。”

“面基…咩呀…”

“见面啊,见面。”

“…”

K没有回答了,不过带土已经准备好点击购票了。这个网上认识的炮友的港普英语和粤语环绕在带土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end——

就是单纯想写港卡

但实际上和港卡设定没什么沾边的

(枯)

我狂磕港卡
 天,才发现有个英文单词写错了
 我没文化

评论(4)
热度(48)

2018-11-04

48  

标签

带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