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叉喵 —

【带卡】My love in the sky

1
宇智波机长和一个空姐好上了

——

卡卡西听到这句话是两年前,因为这句话,卡卡西故意或无意的疏远了带土两年,不管真实不真实,要带土真是直的,再缠着他就不好

卡卡西不做空少的开始是八年前,不与带土一起工作。

旗木卡卡西,30岁
宇智波带土,31岁

2
——
八年前
——
八年前,卡卡西成功入选当空少,带土也考完试当上了机长,两人因为工作原因混的越来越亲密,却恋人未满

带土是俄国人,在有气流的天气都能让飞机安全到达

带土最喜欢的事是一手搂着旗木空少卿卿我我一手开飞机,卡卡西也从没担心过,他信任带土

带土的初恋说你们不是情侣我还真不信。

然而,
事故出于反复的日常。
那天气流很大,对于带土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从其他国家飞到俄罗斯的普通民族来说这他妈就是玩命,鬼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遇上了气流,而且轨道完全飞错,带土认为那个机长在打盹

所以当时的情况是
他们撞上了带土。

太糟糕了
带土想,
太糟糕了

两架飞机开始坠落,带土紧紧抱着怀里的空少,玻璃被打破撞向了带土,为了减少卡卡西受得伤害,带土把自己对着窗,像老母鸡护崽一样护着卡卡西
卡卡西又推又跩想让机长蹲下去躲开飞来的玻璃渣却无济于事。

“你他妈!躲开啊——”
“闭嘴——唔啊——!”
血溅到了卡卡西的手上,他颤抖着,他并不害怕,只是担心

副驾驶却被当面袭来的铁皮砸死了

他们将坠落到蒙古国的某座山的山脚下,飞机里的乘客大多是冷静的,除了心里的恐惧之外没有尖叫和哭闹。

飞机极速下坠,直到砸在地面等待救援。

驾驶室到处是血迹,他们不太清醒,也没有昏迷,他们的存活希望就在自己面前,他们紧紧的抱着…

…带土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卡卡西在就坐在带土的病床旁,他被带土保护的很好所以仅仅是骨裂和擦伤,带土身子骨硬,轻微的骨折和半边身子的划痕也不足以让带土在医院修养大半年。

“!…带土…”
“…嗯……”
“为什么要帮我挡着呢”
“因为我——”

——我…

“是机长”

卡卡西想,等带土醒了,就劝他放弃这个危险的行业,结果带土这么一句话就让卡卡西打消了这念头。
卡卡西知道当机长一直是带土的梦想。
所以他犹豫不决。
他没有理由阻止一个人去完成梦想。

不要再有空难发生了…
不要…
不要…

卡卡西不停祈祷着

3
他们恢复的很快,带土还可以继续开飞机,虽然眼睛貌似是受了伤但是依然如鹰眼一般,这没有什么

卡卡西本可以继续回到机舱为各位乘客服务或者在半途中去驾驶室为带土一个人服务,结果这时候他的导师来找他了

找他做什么呢,卡卡西的导师的儿子也将继承父业,也就是说,导师的儿子也要做空少了,卡卡西是他们那一届唯一一个所有要求一次就达标的人,找卡卡西做导师是个很明智的选择,而且卡卡西前不久发生了空难,先缓缓也不是不好

总之,带土知道卡卡西还会回来时他松了口气。

“不能一起工作了啊”
带土有点埋怨的说

“在同一个航空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好担心啊”卡卡西奚落他,“…那…你等我”

“当然等你啦!”
带土阳光的笑着

3
这是做导师的第六年,传言里突然出现的勾搭空姐的带土让卡卡西从山顶跳到谷底

无所谓啦,本来就不是情侣啊…
他找女朋友正常的很…

卡卡西突然觉得他们之间有一道很深的沟,无法逾越。

还是少联系点好了…

明明只剩最后两年了…

4
“…”
卡卡西穿好了制服在镜子前发呆

再次回到了天空,感觉还不赖。

“哟!卡卡西!欢迎回来!”

卡卡西拖着行李箱来到了木叶航空公司,遇见了带土
他勉强的笑了笑,匆匆的走了

“…?”
带土张开拥抱的姿势迎接卡卡西却被冷落了,他有些莫名其妙


不,不对劲啊…
带土在驾驶室里沉思

他让卡卡西来驾驶室卡卡西再一次拒绝了他

以往的时候,卡卡西会听话的来到带土身边,不管带土要求什么,只要不过分卡卡西都会答应,而这次…

太不对劲了…

“他在故意躲着我吗…”

带土身边似乎散发着可怕的气息,让副驾驶不敢与他搭话,副驾驶不明白,卡卡西不就是没来吗,一两次也正常啊…果然是因为新上任啥也不懂,他总感觉带土一生气就会把飞机往沟里开。

“喂,是叫大和吧…你之前做什么的”
“呃,我…是在卡卡西前辈做导师时的助理”
大和困扰的笑了笑。
带土身体抖了一下,想再问点什么但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可能是刚回来还没反应过来吧…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心太软。

不过几年没见差别就那么大,不问清楚心里还是很难受的…

带土耐不住,他还是想找卡卡西
“琳,麻烦叫一下卡卡西”
“刚刚问了都不来,不会吵架了吧?”
“嘛…差不多…吧…”

琳就是带土的初恋,不,说出来好笑,琳是带土初中时的初恋
琳作为女孩子十分敏感,不管是八年前的那场事故还是卡卡西暂退一段时候去做导师,她明白了一些事,这两个男孩没真正在一起不是之间隔得不是沟,而是一张纸,这张纸上写着主动。

“不会是什么事刺激到卡卡西了吧…啧啧”
琳自言自语着

“唔”
琳看到了他,慌忙向卡卡西招手
“卡卡西”

“咦…怎么了”
“大和找你有事咯”
琳机智的换了角色,毕竟是女孩子,对付这种事简直绰绰有余

“不是带土?”
“或许是…我也忘了…”琳憋住笑声

如果是带土找他的话直接拒绝就好了,可是如果是大和不去就有点让人难堪,他猜是琳故意的
“好的”
卡卡西答应了琳

“那个…有事吗”卡卡西推开驾驶室的们
“啊…卡卡西”带土没想到琳能成功让卡卡西来找他,所以有些慌张

“我是不是该推着有许多甜食的小推车来这儿”
卡卡西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饿了,也是为了暂时脱离而找借口,他转身要走

“等…啊,的确,我是有点饿了…拜托了”带土想留他说点什么但碍于大和在这。他故作轻松的回答了
还是到机场再说吧…

卡卡西有点失望,虽然是不想与带土再有什么关系,可是一点挽留都没有…

飞机在着陆,带土的心却还悬在半空中
当飞机里只有两个人时,他们该做什么

乘客们起身收拾东西,旗木空少正疏导人群

心不在焉

带土起身推开门看见卡卡西离驾驶室并不是很远,为了不让卡卡西溜走,他冲过去抓住了他

“你!你做什么!”
“来一下驾驶室”
“!?”

大和也识时务的走了,带土朝琳眨了一眨眼,琳比了个‘ok’的手势,便下了飞机。

“啧啧啧…带土终于开窍了啊”这个漂亮的空姐守在飞机外,让前来的工作人员等几分钟

“带土!你干什么!”
卡卡西被带土按在墙壁上,他凑的很近,卡卡西能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

“你…最近很不待见我…”带土低着头,委屈的问
“…你压着我疼…”卡卡西反抗着,黑发的男人却没有理睬

“…被你女朋友看见可不好…”
卡卡西说这话的时候带土抬起了头,满脸疑问

“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那个叫白绝的新人说看见你在驾驶室个一和女人…”

“不,她是个婊子!一个女变态,她用她的胸蹭我的手,我被恶心的眼睛从鹰眼变成了鼹鼠眼…!”
带土喘了口气,卡卡西觉得带土有点可爱了
“我说,大姐你别这样,我有小男友了,旗木空少,认识吗,你绝对认识…那婊子还想要我把你甩了…!”

“我投诉了那婊子,这种人真是,都说了我有爱人了…”

带土恶意的掐了掐旗木空少的腰,银发空少颤了颤

“我以为你会搂着空姐喝着红酒用脚开飞机呢…”卡卡西看这气氛越来越好,嘴巴开始不饶人

“哪儿啊哪儿啊,我就会一个,一手搂着旗木空少一手开飞机~”

“油嘴滑舌”

“怎么,不和我亲亲吗~~”

——end——

琳:那两混蛋死在里面了吗…!

鸿沟,
貌似…跑题了…
不过我有点题哟!(自豪(不是

评论(4)
热度(146)

2017-02-07

146